非常感谢各位的关注!!!这儿是条咸鱼,以后还请多多指教了!!

野兽与驯兽师②(?)

有点怀疑会写成连载

写着写着貌似让其他人都来怼队长和阿大了(迷)

感觉心好累……总是ooc。。

 

 

前文

 

 

“不过,被别人以我的名字称呼已经是很早之前的事情了。”青发少年低头,余光瞟到红发少年正将目光放到已经完全黑下来的天空时,空气安静得有些凝重。风卷起落叶朝他们袭来,树叶被风刮得哗啦作响,红发少年有些过长的额发也被勾起,露出光洁的额头。 

“看来要下雨了。”红发少年伸出手,一颗小小的雨落在他手心。他站了起来,拎上背包,招呼青发少年跟着自己。可还未彻底相信红发少年的青发少年不为所动,坐在原地,双眼盯着红发少年,显得有些不自在。

红发少年叹了口气,向他伸出手,说道:“我说过的,你不用害怕。”

貌似这句话并没有多大的说服力,毕竟在青发少年眼里,对方是个拥有强大能力的驯兽师,而且站在刚刚被收拾的立场上,他依旧保持着警惕心。

“再不走的话,就来不及了。”红发少年带上了一丝严肃的语气,认真地看着青发少年,开口,“猎人就要来了,这场雨是人为,他们准备把我和你一起抓回去。”

青发少年起身,牵扯到红发少年为他增添的伤口,他不禁龇牙咧嘴地呼痛。红发少年看他这般狼狈模样,忍俊不禁,却招来青发少年狠狠的一瞪。

 

随着狂躁的风,大雨倾泻了下来。两个少年在森林中像是漫无目的地奔跑,穿梭在风雨之中。

“到底要跑去哪里?”青发少年此时头顶已经冒出兽耳,属于野兽的尾巴在身后摇摇晃晃,可身处大雨之中,野兽的强大听觉并不能发挥任何作用。跑在前面的红发少年左手拿着指南针,右手拿着手电筒,一边跑一边望向天空,可天空只是黑压压的一片,没有任何可利用线索。

“等等。”红发少年突然停下脚步,他脚下是一具野兽的尸体。在森林里能见到野兽的尸体实属不易,因为野兽算是森林的霸主,天敌除了人类没有其他。想杀死一头野兽是件极其困难的事情,更不要说将野兽伤成这种地步。这头野兽腹部的伤口很深,而且四肢还有被灼烧过的痕迹。红发少年仔细地看了看它腹部的伤口,沉思了一会儿,转过头去想要对青发少年说些什么,却看到青发少年的双眼闪烁着嗜血的红光。

“……!”红发少年向后退了一步,将指南针揣进口袋里,左手伸出,用食指与中指在空中画出符阵,立刻金色的光闪出,与青发少年手背上的金色符阵产生共鸣。

青发少年的身躯一震,双眼恢复了原本的样子。他还处于迷茫状态,却被红发少年一把抓住手,拼命向前冲去。

“喂喂喂——你干什么……”

“他们已经锁定了我们的位置,估计不到五分钟我们就会被包围。”红发少年解释道,将速度不断加快。

“那岂不是怎么样我们都会被包围?”青发少年闻言,看着红发少年瘦小的背影,竟生出一丝愧疚感,但这丝莫名其妙的愧疚感很快被他抛在了脑后。

飞速奔跑了三四分钟后,红发少年渐渐体力不支,喘息声越发清晰,青发少年顿感不妙。

青发少年的直觉是对的,下一秒,一位身材高大的少年就站在了他们面前。他手里握着一把小小的弓,很难想象这样一把弓是如何将那头野兽置于死地。

“能想到如此精妙的办法,不得不称赞一下你的搭档。”红发少年抬起头来,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用着与青发少年交谈时截然不同的语气,像是骨子里透着一股傲气和王者的风范。

“赤司君过奖。”透明色的少年凭空出现,他站在高个子少年身旁,一双水蓝色的眸子里平静得像是没有涟漪的湖面,“能在森林里逃过绿间君布下的阵法,不愧是赤司君。”

赤司笑了笑,嘴角带着些讽刺意味。随后,一群全副武装的人将一人一兽包围。自这两人出现,雨便立刻停止,正好印证了赤司之前的话。

“人数真是可观。”赤司环视了一下四周,眼里的笑意更深,“很好。我会让你们所有人尝透败北的滋味。”

 

 

 

感觉真的是越写越烂了!(摔)←虽然好像文笔从来没有好过x

评论(5)
热度(4)

© 是時凉不是时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