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感谢各位的关注!!!这儿是条咸鱼,以后还请多多指教了!!

【0901】再见面时她的笑容

谢谢生贺。
我还想说一句,我可真帅啊。

苏罗。:

“……正是午后的过于明亮的光。”


 


 


 


 


 


01.


苏罗登机前收到了时凉的短信。


内容很简单也很直接,但很不像是时凉的风格。她以前不是会说这种几近细枝末节的人,如果不是苏罗问她,大概到现在还会被这条短信打得猝不及防。时凉说,“我要生日了。”


苏罗眨了眨眼睛再三审视这条讯息,指尖敲敲屏幕打下几个字,回复了登机前最后一条信息。


“生日快乐。”


 


02.


她把行李放上行李架的时候,觉得这个动作似乎有一丝熟悉。


但那时候她还没有现在高,时凉也没有和她隔着一片望不及对岸的海。宿舍的双人床有点高,她还要踮起脚,时凉就在一边儿笑,“你太矮了。”


“你可闭嘴吧。”苏罗没好气地说。


高高挑挑的时凉就要笑的更欢,眼睛眯出点弯弯的笑意,过了会儿实在是看了苏罗要生气的脸就抿了唇,一句抱歉正经得卡了苏罗半天,还要伸手拿了她的书,轻轻松松往上一放就安安稳稳地待在了床板上。


可现在苏罗够高了,于是就连一个生气的理由都没有。她像时凉一样轻轻松松就把背包放了上去,拍了拍裙子又坐下来。


 


03.


飞机启程的时候美/国还是大早晨,着实不合适睡觉。苏罗安安稳稳坐在座位上,也多亏了晚睡才导致现在还有大把时间补眠,补完了下飞机也刚刚好。她往窗外看的时候只能看见大片大片的白,还有泛着虚浮浅金色的阳光,稍微有点刺眼过头。苏罗伸手扯了窗帘下来,盖住光,往前一趴找个还算舒服的位置,侧过身盯着窗帘发呆。


她们学生时代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的,作业补啊补啊补却怎么都写不完。时凉其实不是很喜欢修仙,就平日而言她的作息比别人规律得多,写不完的作业宁愿早点起来。苏罗却执着于熬夜,据本人而言早起比晚睡还要痛苦。这大概是她们之间第一个时差的起源,时凉每每在十一点的灯光里入睡,苏罗就要在五点钟的灯光里被摇醒,睡眠时间少的有点过分,还时常有通宵事件,没写完就听着另一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还在写?”


“今天作业好多啊,你会不会写不完?”


“我手速比你快的。”


“……”


 


04.


结果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睡着的,回忆戛然而止地默在眼睑下的一片黑暗。苏罗睡着的时间不长,大概刚好算个午睡的程度,醒的时候差不多也就两个小时过去。离下飞机的时间还长得很,她看了看调了飞行模式的手机,深切地叹气。


好远啊。


 


她翻了手机调了电影,看了近期两部比较热门的片子之后扔了手机发呆,期间迷迷糊糊又睡过去几次,就由着时间磨过去也什么都没做地发呆。苏罗想起以前时凉拼死拼活都要出喜欢的角色,明明又高又纤瘦却硬是要出个比她矮个儿的正太。那段时间大概是实在没钱,就跑去搞传销——但是实在是难受了,苏罗盯着她的脚觉得算得上暴殄天物,拦着不让去;时凉硬要固执,“我真的很想出…”


“想想就行了!”


 


可她到底没拦住,也只能由着时凉最后靠那双分明有些凄惨的双脚换来一套cosplay服。苏罗瞪她,结果也没扛住时凉兴高采烈的笑容,好像就为了这么一次就什么都豁出去也无所谓一样。后来时凉穿着那身衣服跟苏罗跑去奶茶店蹦跶,光明正大地咬着珍珠眯着眼睛笑,“死而无憾吧,这是。”


苏罗没好气的说,“这是你的脚换来的衣服。”


可是时凉不介意,苏罗也没法再介意。那天她们把奶茶店的饮料点多了好几杯,还要打包回去塞宿舍。同舍的景彧和凉皮心安理得,也没多问就道了句谢。


 


“不是挺好的吗。”


最后时凉用这句话作了总结。


 


05.


下飞机的时候总算是能把手机从飞行模式里解放出来,手机也被调节成北京时间。苏罗一个人背着背包拖着行李从机场走出来,孤零零的也没个接机的人就显得有点形单影只。她去拦了辆出租,很是随意地找了个旅馆丢东西,接着就握着手机下楼,想着要去哪里。


这地方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单看着数字距离似乎没多远,到达她们曾经一起的读过的学校却有点遥不可及的意思。苏罗捏着手机皱着眉,站在门口边发怔——手机时间写着九月一,敢情她还是错过了生日的整点时分。夏天的午后一点钟,长长的街道就已经开始发烫,路边行人渐少,愈发安静下来。


最后她想了想,脚步停在安静到没什么人的公交车牌前,走上了一辆车。


 


06.


那家奶茶店还是和以前一样,蓝色的风铃一撞上门就叮叮当当的响,空间不大就显得简单而安静。车坐得有点久了,是转了好几次才正式到达了目的地。


“真安静啊。”——忍不住地,就这样想了。


苏罗抿着唇,觉得心跳加速。


 


她很久没有回来了。


 


07.


她们以前就是偏爱这家奶茶店,大概是因为不论往哪个方向这都是不算太远的距离,跑步个十分钟就能赶到,即便是傍晚时分多个散步的时间也非常合适。那时候苏罗还没有飞去海外,头发还没染成金色,甚至也没有无聊到在头发后别着个松松垮垮又恶俗的红色蝴蝶结。她又拍了拍蓝色的裙摆,加着头饰和金发,看着像个玩cosplay的。这时候是有点紧张,以及对故时的怀念。最后她紧张地在门外站好,叠着双手,小心翼翼地推开了玻璃门。


店主是个人很好的中年女性,也不知道怎么就开了这么个小店,收入看着也不是很多,但就是撑了这么久还是没倒。即便是这么久眼神却没退步,许是看着这神奇的装扮还要唏嘘一阵,没来由多看了几眼,怔了怔在风铃叮叮当当的声音里笑起来,哎呀,苏罗啊?


苏罗应了声是,有点腼腆地微笑起来。她踩着白色长靴走去点了杯普通的珍珠奶茶,就坐在靠着窗边的位置发起呆来。坐车坐太久了,时间还是两点多快三点的时候,人不多,倒是有对情侣细言细语地打情骂俏。


她一个人怔怔地发呆,杯子里的奶茶冷冰冰的,在夏季里就显得格外舒爽,水汽沿着杯沿滑下来,搭在了桌边形成一小滩水洼。


 


08.


想怀念一下旧时读书的时光。


想补回一个没赶得上整点的庆贺。


想去见时凉。


 


09.


风铃再响的时候苏罗还没有回过神,下意识的反应是平底鞋的声音在地上踏出了很熟悉的节奏。窗外有微风吹过枝叶斑驳,那个人也是形单影只的模样,和店主谈话的声音轻轻的,有种干净又纯粹的利落,也像夏季的风。


苏罗咬着珍珠想,真是成熟又好听的嗓音。


她用左手撑着下巴想,大概时凉也是这样的吧,干净又帅气的女孩子,从很久以前就能看出的影子。实在想的太入神,连指尖一不小心摔进了水洼里也不自知,湿漉漉的手指模糊地对着前方,过于专注的心神甚至掩过了愈加靠近的脚步声。


 


直至阴影垂落打进眼眸,对方的声音带上了些不确定的疑惑也隔着风吹进耳畔。


 


“……苏罗?”


 


10.


那个纯粹的剪影在苏罗的目光下逐渐清晰起来。短得很像少年的发尾微微翘起、深灰色的连帽衫下是白皙纤细的手臂。她仍和旧时一般高,唇角的弧度是一派温热的阳光,明亮却不刺眼,衣服松松散散地勾出美好的曲线,带着以往的影子,陌生得过于熟悉。


 


她慢慢地抬起头,听见此刻的心跳声在停滞一瞬之后疯狂的跳动起来,盖过了其余的声响,身体像被黏过什么胶水一样动弹不得。时凉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地为她打着阴影,有点困惑地眨了眨眼睛,以两秒钟的沉默等待她的回答。


苏罗深吸一口气,手心放在桌面上一用力撑起了身体。速度太快,她没来得及看清时凉有点愕然的神色,深色的眼眸睁大,落到了苏罗身上。金发的女性伸出手来很用力很用力地把时凉揉在怀里,呼吸埋在肩侧藏着控制不住的泣音,从喉咙里扯出来的一点几近破音的声色淹没在风里,叮叮当当摇响了风铃。


 


“生日快乐、…时凉。”


 


 


“好久——不见。”








给我列乔乔 @是時凉不是时凉 的生贺!大概是我对你的印象私设(什么)全程ooc加回忆杀,两千多字总结起来就一句话,生日快乐!


虽然我知道你都是喊我曦晨的,但我还是(……)



评论(3)
热度(5)
  1. 是時凉不是时凉冷cp战斗法师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生贺。我还想说一句,我可真帅啊。

© 是時凉不是时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