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kiryo☆時凉

您好。
这儿——時凉。
也可以叫违纪。
非常、非常杂食。
cp洁癖党请不要关注。
慎fo。
是个负能体。
混的圈子很杂也很乱。
正在考虑要不要退某些圈。
“想要努力成为一个优秀的、能让自己喜欢的人。”
抱歉,我不喜欢自己,至少现在。

【杰佣】到底是强迫还是自愿?!(ABO双A强强设定/R慎)

没剧情没文笔没逻辑。还很OOC!!也别问我为什么可以忍那么久x
为了车而车,自己hin爽就够了(ni)
我流强强。
车在下篇因为明天考试容我卡一卡x

杰克接受到炸机的信号后,立刻确定了求生者的大致位置,抄了条近路赶去。而附近充斥着一股味道,甚至有愈来愈烈的趋势。杰克很清楚,那是信息素的气味,而且出自一位Alpha。虽然信息素没有自己的那么浓烈,但也足以让一个敏.感期的Omega本能地发狂。他顺着气味寻找,发现那只疯狂的Alpha正在奔跑,空气中的气味慢慢扩散开来,再这样下去肯定会失控。于是杰克加快了速度,走到假地窖附近,迎面而来的却是薄荷的清香。要不是杰克因对方是个Alpha而略感不适,不然这么温和清甜的信息素味道,更像是一个Omega。

“咳…咳咳……”奈布擦了擦嘴角,用手捶捶自己的胸口,逼迫自己不要发出声音。可杰克已经站在了他身后,毫不留情地给了他一爪。奈布的信息素瞬间失控般扩散,杰克也将信息素释放出来,玫瑰的闷人香味压制着奈布,可奈布瞪了他一眼,两人的信息素剧烈地撞击着,本能地想要争夺主权。

不妙。杰克这样想着,一拳就挥了过来,直打在他的面具上,力气大得使面具破裂。对方直直地笑出了声音,伸手一扯面具便掉了下来,显出杰克那张俊俏的脸。杰克有些气恼,拎起奈布的衣领,伸手就是对着奈布的脑袋敲了一下。奈布呼痛,一脚踢了出去,差点踢中杰克的要害。杰克一松手,奈布一个冲撞,本想逃走,却又想起艾玛和玛尔塔还在不远处修电机,害怕造成不好的后果,奈布强忍着疼痛和欲/火,待在原地,接下杰克的一爪。
“我不想任由自己这样。不想伤害到我的队友。你有抑制剂吗?借我一支。”

奈布说着,对上杰克一双蛊惑人心的血瞳。见杰克没有应答,又补充了一句:“……就这一次。用完…任你处置。”

杰克闻言,大笑了几声。凑近奈布,听着他因自己而控制不住的心跳声,强劲而鲜活,这样的猎物才是最诱人的。奈布的眼神坚决而又真诚,亦像头不屈服的豹子。

“我能理解。只是很不巧,萨贝达先生——你要知道,不是每个人的发/情期都处于同一时期。”杰克无奈地耸了耸肩膀,嘴角上扬,勾出一抹邪魅的笑容,微眯着双眸看不透他打着什么算盘。奈布蹙眉,这种难耐的感觉令他快要按捺不住,随时可能会抓狂。见状,杰克脱下了爪刃,勾起奈布的下巴,两人间的距离缩短,他的鼻息都快要喷在奈布的脸上——“不过,我还有个方法能解决你的问题。只是——可能会有点疼。不过对于习惯生活在枪林弹雨中的萨贝达先生来说,就算不上什么痛苦了。”

奈布想着他的话,反应了几秒,杰克便打量了一遍他全身,那种像是用目光剥去自己衣物的感觉让他不寒而栗。“不说话我就当默认了?”话音刚落,杰克横抱起奈布,奈布当然是拼命挣扎,刚张开嘴想说话,却被俯下身来的杰克吻住了。

那吻算得上是掠夺,夺走他口腔里的每一寸空气。待奈布回过神来,他已经被吻得七荤八素,对方灵巧的舌头不断挑逗着他口腔的每一处,牙关像是被侵略的城池,侵略者贪婪地吮吸着他口中的津液。

奈布清楚接下来杰克要对他做的事了。但是这着实荒谬。太荒唐了!他在心里呐喊。两个A的结合无疑是剧烈的疼痛,而且看起来杰克这个死变态是要把自己变成疼痛的那一方——没有O那样的特殊体质,根本就不会有欲望和快感四处横生。他用力推开杰克,两人的唇这才得以分开,拉出一条暧昧的银丝。奈布喘着气,他抹去嘴角的津液——不知道是杰克的还是他自己的,双颊有些发烫。

“……喂,杰克。”奈布有点艰难地开口,一脸严肃地盯着杰克。杰克倒是与他截然不同,脸上带着愉悦的笑容,甚至舔了舔自己的下唇,两人刚刚吻过的痕迹还在他唇上,光打下来还反射出漂亮的水光。奈布狠狠地敲了杰克脑袋一下,语气凶狠:“你明明知道!A和O才能……”那两个字太过于羞耻,至少对奈布来说,于是他硬生生咽了回去。

“才能怎么样?”杰克明知故问,抱着奈布的手不安分地到处乱摸,奈布抽动嘴角,信息素变得张扬跋扈,像是下一秒就可以生吞下杰克一般,想要给杰克施加威压。

“……你自己理解。”奈布别过头,不去看杰克,这时他说话都相当吃力,杰克看向奈布的裤子,有点不容乐观。

但杰克还是悠闲自在地一边哼着歌,一边抱着奈布走去地下室,迈着极其轻快的步伐。地下室内的低温让身体发烫的人儿不禁抖了一下,捕捉到这一细微的动作,奈布被杰克按在了墙上,背靠着墙壁,杰克顺势压了上来。

“要我教你吗?”杰克眯着眼笑笑,“两个A也能做。”

“不可能!!”奈布吼出声。他开始拼命挣扎,尽管扯到旧伤令他倒吸了几口凉气,他依旧在杰克怀里踢来踢去。杰克拿起爪刃,一手摁住奈布上身,另一只手将奈布上衣划出一条口子,露出奈布的胸膛。腹部因多年征战而明朗的肌肉线条极美,杰克伸手摸了摸,换来奈布的轻喘。但身上深浅不一的伤口让杰克不禁心疼起来。但避开伤口,奈布细滑而又白皙的肌肤,让人近乎忘记他曾是个佣兵的事实——为了利益,不顾正义与邪恶,在战场上拼命搏斗,可以说有战争的地方就有奈布。他从小饱受折磨,战火纷飞的年代令他成为坚不可摧的钢铁——本应该是这样。可战友们的身体在有说有笑的下一秒便炸成碎片灰飞烟灭,只有他一人生还之时,他疲惫地泣不成声。他的城墙开始瓦解崩塌,不仅身负重伤,还有了心理上的障碍。

——不想连累别人,也不想看到任何人受伤。

靠此信念活到现在,可如今处境却是这般。

“冷静下来。”杰克抚摸着奈布的脸,这么说着,勾过奈布脖子,一口咬上了奈布的腺体。奈布不停地抗拒,睁大了双眼,脸色惨白。他一拳打向杰克小腹,杰克吃痛,尖牙渐渐离开他脖颈,却又一拳挥来。

“我艹!你是吸血鬼吗!”奈布生气地用头撞向杰克的胸口,杰克伸手摘下奈布的兜帽,用手揉了揉奈布的头发,在奈布的发旋处落下一吻。

“奈布。”杰克喊了他的名字,他微怔——杰克很少一本正经地叫他名字,“我希望你是自愿的。”

“凭什么!我是被你这个大变态逼的!”奈布吼他。

“就凭我喜欢你。”杰克笑了笑,修长的手指摸向奈布的胸口,慢慢将奈布的上衣脱下。

“你呢?”

杰克发问。奈布没有说话,虽说放在平时也挺正常,许多时候他都看上去寡言少语,唯独对着监管者,最多的就是挑衅。

沉默、沉默、沉默。

还是沉默。

杰克少有的认真却在奈布的沉默中化为乌有:“小佣兵,这样吧,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你自愿被我上,二是被我强上。三秒钟思考时间,我数完如果还没有答复,我就默认你是想选二喽?”

奈布听到杰克的话,常年冷静的双眸里染上一丝慌乱和羞恼,后背一阵阵的恶寒,在杰克温柔的目光里他惊呼出声:“杰克我甘霖凉!!你简直是个死变态老秃驴!!!”

杰克维持着微笑,手触到奈布的裤头,炽热的感觉令他心情转好,忍这么久,不憋坏才怪。

这样想着,在奈布耳中宛如恶魔的声音开始回响了。

“三……二……一……”杰克的手指碰到了奈布的裤子拉链,就快要拉下去了。

“艹!!你给我等等!!等……好!我他妈……我他妈同意!!我同意……”

杰克的唇又凑了上来,裤子还是被温柔地剥去。

“嗯,很好,我的甜心。”杰克冲他微笑,“祝我们接下来彼此都会愉快。”

奈布不愉快,奈布很无语,奈布翻白眼,奈布想上椅。

奈布甚至冲杰克同样高昂的物体,比了个中指。

更强烈的信息素如潮水般卷来,令双方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评论(13)

热度(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