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感谢各位的关注!!!这儿是条咸鱼,以后还请多多指教了!!

Looking back upon


在天野六岁,父母还没有离婚的时候,父母送给他一个giftia。那个giftia面容非常精美,银白色的短发,红色的双眸,这张脸上总是挂着清爽的笑容,见了他都会对他产生一定的好感。这giftia看上去是14岁左右的少年,不过giftia的年龄是不会变化的。

随着天野的年龄的增长,父母的工作越来越忙,休息时间总凑不到在一块儿,父母一起回来看他的次数越来越少。他觉得自己很孤独,即使不是孤身一人。但陪着自己的,不过只是一只giftia而已,又不是人类。天野这样的想法殊不知被giftia知晓得一清二楚。giftia总是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天野,再恰到好处地与天野寒暄。giftia天天开导着天野,慢慢地将隔阂在他们之间的那层黒雾拨开。

时间回溯到天野十四岁那年。正好的,giftia的设置上,少年也是十四岁。天野十四岁的生日没有父母的陪伴,空荡的房间内只有一个人在黑暗中。还有一个小时,便不是自己的生日了。                                                            
“雪辉君,生日快乐!”蜡烛微弱的光晃着天野的眼睛。银发少年端着蛋糕,眯着眼睛笑得好看。天野的身子僵了一会儿,少年勾了勾嘴角,提醒道:“雪辉君不许愿不吹蜡烛?我的手都累得快要断掉了。”天野双手合十地闭上眼睛,表情有些凝重地许下愿望,然后吹了三四次才吹灭蛋糕上插着的蜡烛。他为自己的笨拙红了脸,眼角挂着的是感动的泪水。

少年一边切蛋糕,一边侧着头微笑着望向天野。少年不用想也知道,天野许的愿望一定和天野的父母有关。而自己不过是一个局外人罢了。想到这里,少年自嘲地勾起嘴角,轻笑着想到,何况自己还不是一个人类。

天野接过少年递过来的盛着一块蛋糕的盘子,指腹划过眼角,沾去多余的泪水。天野几乎将整个脸埋在盘子里,狼狈地吃着蛋糕,眼泪也簌簌地往盘子里砸。少年等到天野抬起头来,用修长的手指抹去脸上的奶油,冲他说道:“雪辉君,奶油弄到头发上等会必须要清洗哦。”

少年突如其来的亲密动作让天野有些不适应,两颊染上一丝丝红晕。少年轻轻笑了笑,说道:“果然还是这样的雪辉君比较好哦。笑一笑看看?”

天野勉强扯出一个笑容,那笑容怎么看都那么牵强,使少年的清爽微笑也变得有些苦涩起来。

“那个……”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天野缓缓地开口“相处了这么多年……不知道你的名字……而且爸爸妈妈也没有讲过……”

“叫我或就好了。雪辉君真可爱。”或微微低了低头,直视着天野的眼睛,脸上的笑容非常闪耀。天野感受到这种炽热的视线,把头转向一边,脸上是显眼的红晕。

“雪辉君,早点睡哦。”

“……嗯……啊,你也是……”

——TBC——
                                        

评论
热度(8)

© 是時凉不是时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