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感谢各位的关注!!!这儿是条咸鱼,以后还请多多指教了!!

Looking back upon

Looking back upon

“难不成……是「那个」要来了吗?”礼亚小心翼翼地问着,或摇了摇头,抹去额角的汗水,以一个笑容回应:“谢谢礼亚阿姨的关心,我没事的。”
“……那或君先上楼好好休息吧。”
“嗯,好。”

礼亚温柔的关心下隐藏着她急切的担心。或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也知道她怕自己难堪没有说出来「那个」究竟是什么。
他自己感受得到「那个」的来临。而且是用身体真真切切的感受。

“那个……妈妈……”天野似乎想要询问关于「那个」的事情,但礼亚用筷子将菜夹进他的碗里,笑着让他多吃菜。
怎么想也能察觉得到,她在隐瞒什么。
而且还是关于或的事情。

“如果是关于或的事情……请妈妈不要对我隐瞒。”天野放下手中的筷子,望向礼亚,眼神坚定地说,“在妈妈和爸爸都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或一直对我非常照顾。他对我是很重要的存在……”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呢。”礼亚一副非常开心的表情,双手合十地说道,“那么雪君和或君的关系到哪种地步了呢?或君那么温柔贤惠,我的雪君一定是攻吧?”
天野惊愕得满脸通红,胡乱地摆了摆手,对礼亚支支吾吾地说道:“我和或连吻都没有接过……”
“雪君不要胆小哦,如果喜欢或,就明明白白地表现出来吧。”

“嗯……”天野将头埋了下去,小声地应答着,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但他没有听到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也没有看到眼镜下写满悲伤的情绪。

“或君,今晚麻烦你和雪君住一间了哦。”礼亚将双手背在身后,和蔼地笑着。
“礼亚阿姨晚安。”
“……晚安,妈妈。”

天野看着那扇被关上的门,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着。余光时不时地瞟到旁边的或,然后又将微红的脸庞用手遮住,头转到另一边去。
“雪辉君先去洗澡吗?”或一只手抓住天野的手腕,将天野的手掰开,看着天野蓝色的双眸,笑得好看。
天野任凭或握着手腕,微微地点了点头,又说:“或可以先去,无所谓的……”

“……雪辉君,一起吗?”或拿着睡衣背对着天野站在天野面前。天野非常惊讶,脸又红了几分,然后又转念想想,是同性去洗澡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但只要一想到是面前的银发少年,就又像娇羞的少女一样,迈不动脚,也无法开口。

“开玩笑的哦。雪辉君先去吧。”
正想开口说“好”的天野就这么被浇了一盆冷水。

洗好后,天野回到自己的房间,发现已经被或收拾好了。他坐在床边,拿着书桌上,那张和爸爸妈妈的照片,微微勾起嘴角,想着什么时候和或去拍一张吧,然后躺在了床上等着或进来。

月光透过窗,清冷地照下来,照在天野的头发上,罩出一圈光晕。轻柔的脚步声让天野起身,看见穿着蓝色睡衣的银发少年站在门口。
微弱的光下,看见他一双红得勾人的眼眸闪着魅惑的光芒。

“雪辉君,还没睡着吗?”
“嗯……在等…等或。”
真像个小孩子一样呢。或摸着天野的脑袋,想。

一双手抚上脸颊,或反应过来时,那双手开始抚摸他的银发,他低低地笑出声,冲天野说:“雪辉君好温柔啊。”

“我最喜欢的,雪辉君的这种温柔和善良了啊。”

——TBC——

今天考试终于完了(´•ω•`๑)于是来撸一发(●°u°●) 」然而明天还要考一天而且挂科挂惨了So sad !!!!晚上还要撸曲绘「生无可恋.jpg」
不(;`O´)o我想撸文啊(ノ ○ Д ○)ノ

评论(2)
热度(8)

© 是時凉不是时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