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感谢各位的关注!!!这儿是条咸鱼,以后还请多多指教了!!

Looking back upon

Looking back upon

直到那个时候,他才知道了真相。

“早上好哦,雪君,还有或君。”天野礼亚笑得温柔,看着穿着睡衣的两人,调笑着说,“呀咧呀咧,莫非雪君还没对或君出手吗?昨晚可是让我非常失望哦。妈妈我可是非常通情达意的家长……”
一边说着一边看向害羞的天野和有点不知所措的或,天野礼亚推了推架在鼻梁的眼镜,又温和地说道:“开个玩笑啦,雪君和或君快去换衣服吧。然后来吃早饭哦。”

一阵温柔的敲门声响起,然后外面传来了一个少女异常细微的声音:“那……那个……请问是……那个……”
“艾拉,我来吧……”
“不……不用,这点小事不能麻烦司……”少女对着旁边的少年说着,又鼓足勇气,稍微调大了音量,“我是SAI社的艾拉……来回收或君的!”

天野礼亚将门打开,脸上的神色有些糟糕。
“SAI社的司君和艾拉酱么……抱歉……我们……”天野礼亚说话有些为难,吞吞吐吐,水柿司见况,抢了艾拉的工作,说道:“莫非是拒绝回收或君吗?回收期限还有两周左右,能把理由告诉我们吗?”

“妈妈……这是……”天野闻声,拉着或也来到门口。
天野礼亚为难地皱了皱眉,水柿司有些不解地看着这异常尴尬的局面,也不好开口。

“我知道的。”天野垂下了头,“或君的期限要到了这件事。昨晚……问了或君。”
或清澈的红瞳中闪过一丝清亮的光。

“还有两周,所以请让我们度过这最后的两周。”

或握紧天野的手,然后他们在几个人的目光下,第二次相拥。
水柿司绽开一个苦笑,对艾拉示意般地点点头,和天野礼亚告别后离开。

“司……是在担心吗?”艾拉坐上车,问着她的搭档。水柿司点了点头,有些沉重地说:“总感觉有不太好的预感啊……可能是因为上次的事件所以我变得多疑了吧?”
他无奈地笑笑,然后和艾拉一起回到了公司。

说不定会因为太难分别而选择逃避。
然后会变成——「那个」。

——TBC——

没看过可塑性记忆的孩子那就要看下文才知道「那个」究竟是什么鬼了呢……
各位可亲可敬的妈妈们节日快乐

评论
热度(6)

© 是時凉不是时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