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感谢各位的关注!!!这儿是条咸鱼,以后还请多多指教了!!

Looking back upon

Looking back upon
续结局一

“司,艾拉!这次为什么不上报情况?!你们应该24小时监视着天野!”绢岛满的脸色非常难看,她冲着回来的水柿司和艾拉问道。她已经经历过两次这种事情了,难道还要让她再经历第三次吗?
当年看着父亲在自己面前变成徘徊者,上级派的人二话不说开枪将父亲打倒在地上。她知道那是为了自己的生命着想——但自己的父亲就这么离去使她无法接受。
而玛莎的事情又让她经历了一次痛苦。
艾拉和司都是确确切切地感受到的。
“对不起……”
“天野君的母亲打电话来说,天野君失踪了,手机也关机……”

粉发少女捧着自己漂亮的脸蛋,看着躺在地上昏睡过去的或。她站在天野旁边,勾出一个微笑:“阿雪,不要担心。或同学不会轻易死掉的。我们先躲在这里,伪造一个或同学被回收了的假象,那样阿雪不就可以和或同学永远在一起了吗?”
“由乃……你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由乃最喜欢阿雪了。”我妻由乃笑得非常可爱,亲昵地挽住天野的手,说道,“由乃要守护阿雪,让阿雪获得幸福。”
“谢谢你……由乃……”天野疲惫地笑了笑,随后躺在了或旁边安静地睡着了。我妻由乃看着或,轻蔑地笑了笑,张了张唇,转身走出了这间阴暗的房间。将房间上好锁,掏出了手机,把这里的位置发给了来须奎悟。

另一边,SAI社的人在慌忙地进行地毯式搜索。不过幸好的是,遇见了西岛真澄,于是水柿司和艾拉同西岛真澄一起朝那个方向赶去。
“我妻,他们现在在哪个位置?”来须奎悟正在和我妻由乃交谈,我妻由乃指了指里面的门,说道:“我不知道,阿雪好像被关起来了。”
艾拉拿着手里能够破坏giftia系统的枪,有些小小的紧张,而水柿司也是一脸复杂的神情。
“救……!”里面传来了天野的呼救声。艾拉和水柿司面面相觑,明明是今晚,为什么会提前?难道谁提前破坏了程序?
——当务之急是救出天野。

“天野君!能听得见吗?”水柿司将耳朵贴在门上,问道。
“能听见……”天野的声音似乎染上了些哭腔,“或君的眼睛……”
“眼睛在变成黄色……”

利器撞击的声音震耳欲聋,却怎么也打不开铁门。艾拉和水柿司去找这里的负责人拿钥匙——但愿他们回来之前或还能撑住。
眼睛变成刺眼的、机械的黄色,那就代表了程序在自动损坏。很快,giftia就会失去记忆和人格,对谁都能发起进攻。
尤其是对自己生前的主人。

“找、找到钥匙……”艾拉和水柿司赶回来的时候铁门已经铺在了地上,在场的人全部都一脸惊愕不知所措。
“阿雪被那个家伙带走了……”我妻由乃漂亮的双眼覆满了泪水,她紧咬着下唇责怪着自己,因为一时的冲动而将天野推入深渊——她自责地跪了下来,水柿司蹲下来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着说道:“我妻小姐,请相信天野君一定不会有事的。我和艾拉一定会把他带回来。”
艾拉礼貌地递给我妻由乃一张手帕,示意她擦干眼泪。然后持着能够完全破坏giftia程序的枪支,跟着水柿司一起向前跑去。
“满,麻烦你看一下现在或君的位置!”

“或君……我是天野……咳、咳咳……天野雪辉……”
双手掐住天野的脖子,将他举在空中,金色的眸子中只有满满的机械数据,没有一丝感情。
天野用脚用力踢着,他知道如果或再不放手他一定会窒息而死。于是他拼命甩动双腿,他感受到或的双手开始放松,把他扔到了地上。
天野拼命地咳嗽,或蹲了下来,看着躺在地上的天野,目光呆滞地扯出了一个笑容——那笑容如同是死亡后风化成的骸骨,张开嘴的笑——尽管面对的是如何好看的一张脸,天野依旧觉得这笑容才不是什么温暖如沐春风般,而是寒风透骨般的毛骨悚然。
天野看到或的眸子中闪过一些看不懂的复杂数据,他拼命向后退,爬起来应着本能奔跑。可或的速度不亚于配上立体机动装置。
天野被狠狠地踢了一脚,砸在了墙壁上。他使劲地咳嗽,血丝从他的嘴角蔓延。天野闭上了眼睛,大不了就是在这里被或给杀死吧——和或一起消失在这个世界中。那样或许比现在这样好上大约一万倍啊!
他在心里呐喊,想要将内心的苦痛传递出去。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跪在自己面前的或。
“雪辉君……对不起……对不起……”或的红瞳蓄满了泪水,顺着脸颊一直滑落,打在地上。天野还来不及伸手抱住这样的或,程序就已粉碎完毕,只剩下一圈又一圈的光晕。
“天野君……对不起……我只能让或君离开不然会伤到天野君的……”艾拉低着头,双眼也是迷雾一片,天野抱住自己的双肩,一句话也没有说。
“叫我妻小姐把天野君接回去吧,艾拉。”
一脸心痛的水柿司这么说着,艾拉擦掉自己眼角的泪,点了点头。

“阿雪……阿雪能明白的吧?有些回忆无论是好是坏都会变成痛苦的回忆……”我妻由乃抱着天野,两人跪坐在地上,我妻由乃脸上的泪痕还隐约可见,“阿雪一定要快乐起来……由乃不想看到这样悲伤的阿雪!”
“由乃……我喜欢或君……却因为我再也见不到了。”天野将头埋在我妻由乃怀里,肩膀微微地颤抖起来。她纤细的手指拨开天野乱糟糟的刘海,亲吻了一下天野的额头,将天野抱紧了些。
“没关系的……阿雪……还会再遇见你喜欢的人……”

你能够理解喜欢一个人,可那个人却离开的痛苦吗?
你能够理解喜欢一个人,好不容易在一起却分开的伤心吗?
你能够理解,「到了最后,什么样的回忆都变成苦痛一说」吗?
越美好的回忆越有可能成为痛苦的回忆。
我切身体会。
——天野雪辉日记。

——烂尾——
许久不见的更新´_>`结果我还是只能烂尾。

评论
热度(6)

© 是時凉不是时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