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感谢各位的关注!!!这儿是条咸鱼,以后还请多多指教了!!

花吐症(仆赤x临也)

很渣很渣慎入!以及这是从贴吧把自己的文搬过来的……就算是暖一暖自己的主页吧2333
还有欢迎点梗啊_(:з」∠)_all临和all赤都可接www
能够接受,往下?( • ̀ω•́ )✧

>>>01
临也很讨厌这样烦人的天气,闷热得很,还昭示着雨。但没有一个男生是喜欢出门带伞的,而准备去池袋的临也也是如此。

“今天都没什么人类呢……没有遇上怪物小静实在是太好了。”临也自言自语着,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枚硬币,不断地向上抛起,再接住,这样在街上游晃。

“哇哦!小临临!”从渡草的车上下来的狩泽绘理华看到临也,如同发现新大陆一般,双眼唰地就亮了起来,而旁边的游马崎看到现状,眯着眼睛,说着一般人听不懂的话:“噢!狩泽好热血!就像二次元中的战斗,真是让人热血沸腾呢!”说着,还夸张地比划了几下,狩泽转过头来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对着临也问道:“小临临来了池袋没有碰上小静静么?”
“如果碰上了烦人的小静,那我还真是倒霉。”临也这么说着,对狩泽正在进行脑内臆想,而满脸期待和兴奋的表情有些无奈,于是转向门田,故意说着那奇怪的昵称:“唷,小田田。好久不见啊。”果不其然地,门田握紧了拳头,对这个称呼非常不满地:“都说了,别叫我‘小田田’啊!”
临也没有理会门田的咆哮,浅浅地勾起嘴角,笑了一下,便和他们打了个再见的手势离开了,没走几步就碰上了寿司店的俄罗斯黑人,准确地说是临也已经走到了“露西亚寿司店”门口。

“临也?唔,来吃寿司的吗?虽然我和店长都会很高兴,但是马上就要打烊了哦。”黑人说着不太流利的、生硬的日语,脸上是有些苦恼的表情,临也笑了笑,用着流利的俄语回道:“今天没这种闲心来吃寿司,改天再来。还有,赛蒙啊,你的日语有进步了呢。”
赛蒙笑得眯起了双眼,用着本国语言似乎在警告着什么:“临也,你的眼神像是迷茫的旅人。但不管如何都别让这个城市变得一团糟。”
临也勾起了一个虚伪的笑容,用日语说道:“啊,我怎么会迷茫?我可是清楚得很哟,对于这一切。再见了,赛蒙。”

敷衍地应了几句,转身离开。
却发现天已经黑得像是要压下来,雷电的声音不如说像是来自某人内心的轰鸣。

临也望了望天空,冰凉的雨轻轻落在他脸上,起初是细细的,然后变为一颗又一颗的雨滴,最终成为倾盆大雨。
雨打在临也柔软的黑发上,他没有像街上的行人一样只会仓皇地逃。临也用外套盖在头上,走到一个姑且可以遮雨的地方,歇住脚步,舒了口气。

但喉咙居然因为淋了这样一段雨就不适起来。临也将外套拢了拢,寒意从脚一直往上,感觉喉咙里有什么东西从里面快要涌出来——临也知道那是什么,捂住嘴,开始剧烈的咳嗽,刺激得嘴巴无法合拢,眼角还渗出了生理泪水,和雨水一起滑下脸庞。
他攥紧了拳头,掌心是几片小小的、柔软的淡粉色花瓣。

来池袋是准备去询问密医的,但心里还是有些许的不愿,毕竟被新罗知道估计要被嘲笑死。而且治疗的方法只有一个,他也已经了解,但还是期待着有没有什么变数。
折原临也,爱着全人类。
暗恋的人是全人类中的某一个,他自己都不太清楚。

因为不愿意去面对自己的内心啊。

>>>02
临也回到事务所的时候,外面还下着瓢泼大雨。洗完澡准备到去聊天室看一看,却看到未接来电上的名字——手居然微微地抖了一下,咳嗽了一声之后就更加剧烈了起来。从大概是舌根的部分取出附在上面的花瓣,临也的脸色变得糟糕——谁遇上这种奇葩的病也会对从不知道哪里咳出来的花产生厌恶的吧?
他暗自呼了一口气,接了一杯温水,还没将双唇触到杯口,电话就响了起来。

不适感并没有完全消失,临也的手向他的手机伸去,但又顿了顿,双眸直盯着来电联系人的名字发了很久很久的呆。
直到结束。

>>>03
两年前——

“赤司君真是折磨人诶——明明知道我对篮球一无所知还让我为你整理这些无聊的情报。”临也惬意地坐在他最喜欢的转椅上,不安分地晃着修长的双腿,幼稚地转来转去。他嘴上这么说着,脸上却是不明意义的笑容。坐在沙发上的赤司征十郎轻轻地对着红茶小小地抿了一口,放下,再抬头,一赤一橙的眸子将目光锁定在临也身上,不温不火地说道:“报酬我自会给你。临也,我只是相信你可以做到,不许让我失望。”

临也扬起一个无奈的笑容,听着赤司叫出自己名字的时候愣了愣,不禁换了种叫法:“征君,就算是‘妖怪镰鼬’的我也会觉得有‘天帝之眼’的征君很可怕哦~”
赤司听着临也调侃的口气,用手捂住了那只橙色的眼睛,轻笑了一声道:“呵。因为我的命令,是绝对的。”

临也觉得,他似乎对这个人,产生了稍微有些过剩的兴趣?

>>>04
自从Winter Cup诚凛vs洛山的比赛以洛山败北告终之后,临也就再也没有见过有着一赤一橙的眼睛的赤司征十郎。
他自然是看完了那场比赛,虽然是通过在家里看直播的方式看到的。

他看到了帝王的败北。

也看到了曾经的赤司的回归。

发色如同蔷薇红般的少年站在街头,旁边是几个少年。一个笑得时候总是露出虎牙的元气少年和黑发披肩,女子力MAX的少年不停地在说些什么,而有着健康肤色的大块头也时不时地插几句话,但旁边捧着一本轻小说,似乎看得十分专注的人老将目光投向红发少年,脸上有着淡淡的不悦。
红发少年温柔地笑着,听着他们谈论的各种话题不禁皱了皱眉,但几个人相处得还算是不亦乐乎。

刚刚被怪物平和岛追杀了几条街,终于逃脱成功的临也经过他们身边,回头看向正在冲他微笑着的红发少年,心里有一种违和感破土而出。

“折原先生。”红发少年喊住了他,“您好。”

“……你好,赤司君。”

那一刻,用微笑作为面具的折原临也,居然忘记了笑容。
真是讽刺。

>>>05
临也醒来的时候发现事态已经严重到了超出他的预想。
刚一张口,口中的花瓣如同向外涌出,给他的感觉异常恶心。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却看到一条未读来信,让他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

【十分钟后到你家楼下。——赤司征十郎】

真是不容拒绝的口吻啊,赤司君也会这么像征君一样的强势么?

这半个月来一直和赤司有来往,看着他的时候总会想起那个有些霸道的、中二的、有着异色瞳的征君。临也总是喜欢,在被那双“眼”盯着的时候,故意去试探、挑弄帝王的底线,但他从未对着临也掏出何种利器,只是淡淡地一笑,对临也道着:“临也,你把我当何物了?嗯?”

这时候临也就会笑着拍拍自己的大腿,应道:“啊啦,开玩笑而已啦,征君。”
“知道你开玩笑的对象是谁吗?临也。”
临也笑了笑,眯了眯眼睛,缓缓吐出他的名字:“赤司征十郎?不是么?”

“是。”赤司的脸上带着点笑意,将右手轻轻放在临也的肩膀上,看着他说道,“折原临也。可……你是临也。”

临也阖着双眸,闷闷地嗯了一声。

临也披上了自己的外套,尽管天气并不是冷到要让他披上外套的程度。但通过那个人给自己发的短信就觉得,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压迫感。
错觉么?感觉像是以前的赤司征十郎。

临也轻轻摇了摇头,双手紧握住盛着温水的杯子,然后慢慢地将水喝了一半。

“好久不见啊,赤司君,这次来得这么匆忙都不告诉我一声呢,是有什么急事……”临也一边说着客套话,一边开门,但看到来人之后,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来人“呵”地轻笑一声,临也依旧有些呆愣地看着他,刚想说话,喉咙里的不适又涌了上来,他只得什么也不说地紧闭着嘴,但眼中写满了疑惑。

“好久不见了,临也。”

没有错,是他认识的赤司征十郎。他想要问点什么,但他没有办法开口,一开口,喉咙如同翻涌一般,吐出花瓣的场面,绝对不能让这个人看到——自己这般的失态。

赤司的手抚上了临也的额头,凛冽的声音道着:“你脸色不太好,见到我,不敢相信?”
临也晃了晃脑袋,想要朝后退去,赤司却用双手按在他的肩膀上,继续说道:“临也,你不说话,可让我觉得很奇怪呢。压抑着是做什么呢?”

“哈……”临也捂住嘴,皱着眉头,使劲地攥紧了手中的花瓣,咳嗽了起来。赤司的手轻轻地放在他的背上,轻抚了几下。临也看向赤司,侧过头,却听见赤司说着他最不想听的话:
“临也,有喜欢的人了么?”

“啊啊……算是吧。”
一只手放在了临也的脑袋上,搓揉了几下,然后托着后脑勺,赤司的吻落在了临也的额头上。

临也狠狠地推开了赤司,露出一个掩饰着自己的笑容,对赤司说:“赤司君,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赤司挑了挑眉,拉近了一点和临也的距离,笑道:“就那么想知道吗?临也?”

>>>06
赤司狠狠地吻住了临也的双唇,感受到一个柔软的东西正附在临也的舌头上。
离开临也的双唇,临也的脸庞跃上一抹淡红色,用手捂住嘴,吐出一朵完整的樱花——
“临也,朝这边。”命令般的口吻,赤司用手扳过临也的脑袋,四目相对,赤司轻柔地抱住了临也,在他耳畔说着:“我回来了,临也。”

本来是应该消失的,却在某一天出现在了赤司宅中,把正在穿衣的有着一双红眸的赤司吓了一跳。
“仆……仆仆?”赤司眨着一双红眸,疑惑地出声,轻轻闭上眼睛思考了一会儿,冲着有异色瞳的少年笑了笑,道,“叫你赤司征,可以么?”
征微微勾起嘴角,指尖轻轻触碰到赤司的额头,似乎看到了什么,嗤笑了一声。

“经过就是这样。”征用双手抚上临也的脸,“临也,你还敢违抗我么?”
双手环上征的腰,将头钻进征的怀中,过了一会儿抬起,用着调笑的口气说道:
“征君,只可惜我和你,都只适合操控棋子,不适合成为别人的棋子噢~”

“但是啊,临也,”征眯起了一双妖冶的双瞳,死死地盯着临也,霸道又不失温柔地说道,“王也是可以将王一并吞掉的,不是吗?违抗我的命令,有什么后果,看来临也,我没有让你好好地体验一下?是我太纵容你了?”

“……等等!征君……!”

>>>07
征看着睡得有些不太安稳的恋人,伸出手帮他掖了掖被子,临也皱着眉头的样子虽然很可爱,但心底还是滋生出不少的心疼。
果然昨天是有点过火了啊。

征轻轻起身,望着清晨柔和的阳光,转过头,俯下身子在临也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临也,违抗我的人,就算是你我也不会放过。
所以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的。

Fin.

评论(4)
热度(28)

© 是時凉不是时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