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感谢各位的关注!!!这儿是条咸鱼,以后还请多多指教了!!

那位执事 忠心。

赤司征十郎多了一位执事。

原因是某位穿着粉色和服的黑发青年笑着将自己的金发执事遣给了赤司。
「这一段时间出行不能带上你,真的很抱歉。请赤司殿下放心,我家的执事很万能的喔。」
「承蒙您的夸奖,樱也大人。赤司殿下,这段时间请多指教。」执事戴着白色手套,穿着黑色西服,向赤司深深地鞠躬。
「那么,我就告辞了。」樱也起身,一双狭长的粉眸温柔地看向自己的执事,然后离开,不需要谁的送别。

「我家主人是个温柔且任性的人,若是给赤司殿下带来麻烦,我替他向您道歉。」执静默默望着樱也远去的方向,很快又转过头来,对赤司道。赤司点了点头,额前的碎发垂落下来,遮挡住妖冶的一红一橙的眸。
「失礼了。」听见执静有力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赤司轻吸了一口气,看到他用手轻轻捻起自己的头发,另一只手拿着一把剪刀,正准备给自己剪发。但赤司一把夺过他手里的剪刀,道:「我没要你帮我剪发。」
「赤司殿下的头发很碍眼而已。」不温不火地道出原因,而赤司也只是淡淡地看了执静一眼,问道:「你也是这么对你家主人的么?」
「是的。」执静伸出手,「赤司殿下,请把剪刀给我,要是一个不小心会让赤司殿下受伤的。」
赤司不依,依旧是那副淡然但又高高在上的样子:「我并没有打算听你的命令。」
「赤司殿下,这不是命令。这只是好心的提示而已。」执静将手慢慢伸向赤司,赤司的手向后退去,一字一顿地道:「我没说过我要给你。」
执静突然间笑了起来:「赤司殿下真是比我家主人还要任性。」
赤司轻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看自己的书。

「赤司殿下——我的主人,我能帮你剪发么?」
执静单膝跪地,一只手放在胸前。嘴角勾起,双眼阖上,等待着赤司的答复。一个温暖的柔软的东西放在了执静的手上,随即冰冷的剪刀也贴在了他的手心。
「随你。」

赤发少年对着镜子,看到自己的脸。目光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受到什么的阻挡,确实要明晰得多了。不得不说,执静的手法很不错。
「我家主人曾经夸过我,剪发的手艺很不错。赤司殿下觉得如何?」
「确实如你家主人所说。」
他应了,又道:「执静,来陪我下棋。」
「是的,赤司殿下。」

棋子有节奏地随着指尖落下。
「我输了。」执静微微勾起嘴角,对赤司说道。赤司笑了一下,那是只有胜利的时候才会露出的笑容,他有些高傲地对执静说道:「没有人能赢过我。无可挑剔的胜利,我是绝对的。」
执静应和地点了点头,但又沉浸在思考中一般,下意识地摇了摇头:「赤司殿下,确实很强。但我家主人,是个在赤司殿下之上的存在。」
赤司挑了挑眉,看着执静,微微一笑:「这么明显的对帝王挑衅,你是第一人。」
「我很荣幸。」执静笑了起来。

「赤司殿下,今天的晚餐准备了……」
「执静。」难得地喊出了执事的名字,赤司坐在餐桌前,有些不高兴地看着桌上的佳肴,对旁边正笑着准备接受夸奖的执静说道,「樱也没有告诉你,我的三餐都要有汤豆腐麽。」
「没有。赤司殿下,只吃豆腐不会长高的。」执静诚实地回答,但下一秒他就受到了赤司的眼刀攻击。
「重做。」赤司命令道,起身,背对执静,「等你做好一桌子汤豆腐再叫我。还有……」
他停顿了一会,黑着一张脸默默地自言自语:「吃汤豆腐原来不会长高……」
「是的,赤司殿下。」执静恭敬地道,他皱了皱眉,为难地看向这一桌菜,「赤司殿下,如果这样倒掉,会很浪费食物的。」
赤司转过身来看了看,点了点头,于是坐了下来:「也是。没有什么是我赤司征十郎做不到的。」
但他的目光在裙带菜上停顿了很久,又看到旁边的鱼干,不禁嫌弃地把筷子移开。
「你,坐下来。」
「是。」
「……裙带菜和小鱼干交给你了。」
「……」
「这是命令。」
「……是。」

不算平淡地过了三天,这样被人细心地关照着的生活让赤司感觉很是新颖。执静总是把家里打扫得一尘不染,做的豆腐宴也特别可口,虽然在某些事情上两人会有一些口角。
「赤司殿下,今天我家主人就要回来了。」
「我知道。」
赤司捧着一本书,手指抚在书页上,头轻轻地歪着,认真地阅读。执静站在一旁看着他,偶尔看看远方,似乎是在期盼樱也回来。

「请注意休息,赤司殿下。长时间地阅读会对眼睛……」
「我知道。」

「赤司殿下,不要对着汤豆腐就两眼放光。」
「……我知道。还有,谁给你的权力来谴责我?」
「赤司殿下,这不是谴责,只是作为一名执事,应该做的。」
于是赤司一面不理睬执静在后面的各种像老妈子一般的叮嘱,一面想着樱也什么时候回来,一面逃离执静的追随。

「赤司殿下。这几天,我家的执事可还让您满意?」樱也抿了抿唇,粉色的双眸温柔地看向赤司,赤司轻呼了一口气,回答道:「确实,是名全能的执事。对主人十分忠诚。」
樱也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唇,笑道:「是呢,不过有时候犬也是不太听话的家伙哦。」
这点赤司深有体会。

两人坐在热气腾腾的火锅前,旁边的金发执事恭敬地站在一旁。樱也非常高兴地看着火锅,心情好上了几倍;而赤司看到有汤豆腐,目光也紧紧地锁在汤豆腐上面。
「执静。」樱也的脸颊泛起一片粉红,他向执事招了招手,执事走了过来,弯下腰,樱也将双唇凑到执事耳边:「谢谢。」
「是。身为您的执事,连您的需求都无法满足,那就不能算是您的执事。」
「赤司殿下,可以让执静也一起吗?」
赤司微微挑眉,对上执静的双眸,忽然将目光又转移到汤豆腐上,道:「你坐下。」
「是。赤司殿下。」

「这几天真是叨扰到赤司殿下了。」黑发的青年笑得异常好看,红发少年仍是没有任何表情地冷着一张脸,没发出任何音节,看着黑发青年和他身后站得笔挺的金发执事。
「下次有幸再会。」
「再会。」

「呐,执静,给我说说看。」
赤司用书轻敲了敲桌子,发出细微的又清脆的声音。执静阖上双眼,像是在想象什么,过了不一会儿,他开口:
「我家主人,很温柔,很需要人照顾,也很任性。但是论胜利,我家主人比赤司殿下……」
「违逆我的人,你觉得你还能站着?」赤司凛冽的目光逼来,执静歉意地向赤司鞠躬,说道:「抱歉,赤司殿下。但……我很抱歉我无法撤回我的话。」
「不,你不准撤回。」赤司勾起嘴角,「你对你的主人很忠诚。」
「是的。」
「像一条不会背叛人类的狗。」
「……」
这个比喻有点生硬,还有点鄙夷?

Fin.
我又乱写了一通真的很抱歉////

评论(6)
热度(8)

© 是時凉不是时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