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感谢各位的关注!!!这儿是条咸鱼,以后还请多多指教了!!

-文笔很渣,ooc慎入。
-我觉得不是很虐啦,但是是be。
-一个每个cp都必经的梗qvq
-我希望几年后我也能画一个青赤的这个手书呀!





01
“阿大!”粗暴推开房间门的粉发少女朝背对着她坐在书桌前的少年走去,很是惊讶地凑过去看了一会,“阿大……你居然在写信?”
作为青峰大辉的青梅桃井五月,对于青峰的性格与喜好来说她是最熟悉不过。令她惊讶至极的不仅仅是青峰没有沉迷小麻衣,还有青峰居然在给别人写信?而且,她没看错的话,还是自己写的诗?
仔细一看,文笔并不出众的青峰写的诗很是干瘪,里面的寓意明显无比,深深地透露出对一个人的爱意。
桃井微微勾了勾嘴角,退到青峰床边,看到垃圾篓里的一堆堆纸团更是震惊,她弯腰随便拾起一个,轻轻展开。
全部都是给那个人写的诗吗……
粉红色的双眸暗了暗,依稀荡起水光。
「阿大……」双唇动了动,但什么都说不出口。桃井欲言又止,转身要走出房间,却又转头望了望青峰的背影。


02
桃井每天过来监督青峰学习的时候,都会发现他仍旧执着地在写信。
经过一年的练习,青峰的文笔有所提高,但也就是能看得下去的程度。很多时候,青峰都会咬着笔杆,一脸认真地问她,这里怎么样之类的问题。她总是笑笑,坦诚地说出自己的意见。
“抱歉,阿大,我不能给你什么好建议……要不去问问哲君吧?”
于是总是一起打篮球的好友们都知道了青峰在给自己喜欢的人写信的事情,大家都只是微笑着鼓励,没有过多的语言。
黑子给青峰推荐了几本诗集,从来不看文学书的青峰竟然欣然接受,从此青峰越发不顾一切地写着给那个人的诗。
可是有一天,青峰正在家里写诗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家里失火,但专心写着诗的青峰并没有注意到。等回过神来的时候,火已经快要把领子给烧着了。幸好有人及时发现报了警,烧伤才没那么严重。
青峰在住院期间,他的朋友们都来看他,都说他傻,眼里的情绪复杂,浓重的关心让青峰有点不适应。但青峰总是带着笑意,他说,这是第二件能够让他觉得幸福的事情,当然第一件事情是打篮球。
病房里只剩下桃井和青峰两人的时候,桃井责怪他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而青峰笑着对她说,我在那片火光里看见那个人了,赤红色的发丝,和火光融成一片。
桃井听完愣了一下,慌忙说了句抱歉我有急事便匆匆忙忙冲出了病房,在她转身跑出病房的那一瞬间,青峰好像看见了泪光。
是不是错觉呢。


03
给那个人写信的第三年。青峰的身材越发挺拔,篮球技术也越来越好。初中毕业与原来的队友们分道扬镳,和桃井一起来到了桐皇,他依旧是这里的王牌。
他每次和队友们高高举着奖杯的时候,笑得很开心。
「……看到了吗,我变强了。」
虽然学习上还是没有大的长进,但是诗写得越来越好。在网络上把诗句贴进日记里,一下子就获得了青睐。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了他的诗,甚至连网络上的好友都达到了上限,每次发诗,都会有许多人响应。可是没有那个人的身影,所以对于青峰来说,远远不够。


04
青峰每天都会用一些时间来琢磨那些诗句,有时在书桌面前一呆就是几个小时。原本偶尔来看他的桃井自火灾之后来的次数变得更加频繁,有时候还会给青峰做做饭之类的。青峰每次都会看着她做的饭发愣,最后都是以吃泡面的方式结尾。
“阿大,天天都吃泡面对身体不好。”
“我记得我三年前自己一个人在家也活得不错。”青峰将桃井做的一锅锅黑炭处理掉,有点鄙视地说着,却听到了桃井的一声叹息:
“阿大又记不得是谁帮你做的饭。”
青峰听到这句话后十分疑惑,正要问的时候,桃井的电话响了,他便转身回房间里去继续钻研着那些用心血砌成的玉。
修改完几首令自己比较满意的诗,准备发到网上,却发现邮箱里有了新消息:之前投到xx杂志社的诗受到了编辑的好评,编辑问他有没有意向出一本诗集。在交流一番后,青峰答应了,便把自己写过的所有诗句收集起来,发给了编辑。
诗集一上市,好评如潮。不论是网上青峰的粉丝还是其他人都纷纷赞美他的诗句,一瞬间发展成了社会问题。


05
在举行了签售会之后,青峰的粉丝上涨得更加厉害,可能有一部分也是因为长相的问题,受到很多女性的喜欢。青峰的字不是很好看,但为了签名,在家里练了很长的时间,终于没有像爬虫一样歪歪扭扭。
青峰看到自己签的名,心里很是自豪,不仅仅是可以举办签售会的自豪,还有和那个人更加接近的自豪。
他这样一心一意的态度在年轻女性中非常受欢迎,来签售会的女孩们都红着脸坐在他面前,非常专注地看着他,想要和他说几句话。其中有几个十分性感的美女坐在他面前的时候特意向他抛了几个媚眼,如果换在以前他绝对吃这套。但是现在她们在青峰眼里就像从羊栖菜上长出的萝卜一样。虽然是个很奇怪的比喻,不过青峰毫不介意地把它写进了给那个人的信里面,并写到“我对你可是一心一意的,把对你的爱编织成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诗句”。
但不知道为何,这样表示出对女性不屑一顾的青峰依旧人气火爆,青峰在想,这样受欢迎的自己,他有没有注意到呢?


06
第六年的时候身体坏掉了,但诗已经超过两千首,青峰便不太在意自己的身体了。篮球再也不能打了,失去自己最喜欢的爱好,青峰还是很沮丧的,毕竟如果那个人回来了,他还可以和那个人一起打打篮球,叙叙旧。
很夸张的说,青峰全身的骨头没有没断过的,内脏没有没坏过的。所以打篮球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只好天天摸着自己用过的篮球写下更多更多的诗句。
你什么时候才能回信呢?


07
在医生的指导下,青峰痊愈了。长时间的剧烈运动被禁止,但偶尔还是可以和朋友一起打打街篮。青峰不甘心和火神存在差距,但身体原因不允许。他只好用更多的时间来写诗。
今天要把你比作什么呢?
是极限熨烫?还是复数内积空间呢?


08
还是没有变的一天又一天,比喻换了一个又一个,灵感竟很少有枯竭的时候。对他的爱意和灵感一样源源不断,对于写诗或写文的人来说可谓是羡煞旁人。
青峰依旧咬着笔杆想着最适合的比喻,这么多年他还是习惯写在纸上,尽管他的字不是很好看。
今天又要把你比喻成什么呢?
是帝光的16连冠?
还是AMPA型的谷氨酸受容体呢?


09
第九年的时候,青峰遭遇事故,又和原来的医院相见了。经过几年,医院变得更加高端,和几年前大有不同,可是脑袋受到激烈撞击,青峰已经想不起来以前住在这里的情景了。
渐渐地,青峰的记忆力没有恢复,甚至越来越糟。他记不起自己的名字,但看到自己写的诗却还有反应,仍对写诗十分执着,在病床上和原来在家里一样顽固地写着诗,装进信封,想要寄出去。
可是回信为什么一封也没有?


10
桃井坐在青峰床边,一脸担忧地望着青峰,为他在笔记本上写下重要的事情。比如黑子是以前在帝光一起打篮球的时候的青峰搭档,黄濑、绿间、紫原都是以前一个队里一起打篮球的好朋友。可是青峰看着这些简单的介绍,一点也想不起来。记忆深处那个模糊的打着篮球的瘦小的影子却越发清晰,青峰有些懊悔自己为什么不学习素描,如果能够画出他的脸,说不定还可以去茫茫人海中寻找他的踪迹。于是青峰很努力地对他们描述那个人的模样,大家都是打着哈哈说青峰一定是记错了,从来就没有红发少年的存在,让青峰备受打击。但是写给那位红发少年的信依旧没有停止,青峰不知道为什么,忘记了那么多东西,却忘不掉红发少年的身影,甚至做梦都能梦见他。有一个梦里,听见他喊着「青峰」,声音是那么干净,对他的熟悉感又更深一层。
你到底身在何处呢?


11
“还是没有任何记忆恢复的迹象。但身体没有大碍了,可以办理出院手续。”
得知青峰的现状,桃井叹了口气,去办理了出院手续后,带着青峰回到了家。虽然青峰还是什么都没有想起,但是和桃井的关系不像刚开始那样僵硬,桃井觉得足够了,任由他继续给那位虚无缥缈的红发少年写信吧。
能不能给阿大一个回信呢?
是不可能的……吧。


12
第十四年了,青峰写诗的速度变得特别慢,已经不再像以前一样受到那么那么多人的喜爱或追捧。对于青峰来说这不算什么,只是内心深处对红发少年的思念越发浓重。每一天都在害怕和不安中度过,虽然这种不安感源于哪里,青峰并不清楚,但总是感觉有个什么东西拴住心脏,隐隐约约传来疼痛。
“就算只见得到你一面,我也想见你。”
“就算只有一句话,我也想亲口对你说。”
“赤司,我爱你。”


13
第十五年,青峰在家中做着记忆恢复的训练时,收到了桃井发来的短信,她和男朋友要结婚了,因此发来婚礼的邀请。
青峰有一种闺女嫁出去了的满足感,给桃井回了一条短信。看着狼藉一片的房间,实在是触目惊心。于是青峰花了一下午去整理,顺便感叹了一下假设没有桃井帮忙,他真的是个没有生活自理能力的小孩。
在整理的时候,他看到一个陌生的箱子,便从床下拖了出来,打开一看,目光就被吸住一般无法移开。
照片上是已经熟悉了的黑子、紫原、绿间、黄濑和自己,以及……
一个抱着篮球的红发少年。
记忆随着泪水翻涌而出。在没有人的房间里,青峰放声大哭。
蔷薇红色的发丝,一双温润的红眸,早在十五年前就被大雨冲刷成了黑白。心爱的人早已离去,青峰却无法忘怀,只有他一人依旧沉浸在赤司尚未死去的假象里,给赤司寄出一封封装满爱意的信。
怎么可能等得到回信呢?
他早已死去,埋葬在土地深处,与青峰阴阳两隔。


14
青峰出席了桃井的婚礼,尽管他已经身心疲惫。想起一切的他,那双眼睛已经变暗,曾经的光芒不再。青峰看到桃井那么幸福地笑着,被另外一个人挽着手,她依偎在他怀里。多温馨的场景。
青峰不会再亲身体会到那份温情。
他笑着将自己写过的所有手写信件中选了一些最满意的,埋进了以前赤司用来种过花草的一个个花盆里,用土覆盖。剩下的都装进一个口袋,当作垃圾扔掉。
赤司,这么多年,我依旧是放不下你。


15
「在这个曾经有你的房间里,我依旧日日夜夜创作不息。把对你的爱意编织成最美的诗句,全部重叠在一起的话,是不是终有一天会传达给你?虽然再也见不到你,可是我对你的爱永远不会消失。」
“回信……还没来。”


-以上引用「粘着系男子十五年的纠缠不清」。

评论(2)
热度(8)

© 是時凉不是时凉 | Powered by LOFTER